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6000万美元难救唯冠 创新方为企业灵魂
发布日期 : 2019-03-22 浏览次数 : 编辑:angel


    iPad已成为平板电脑的代名词,而让iPad名冠全球的苹果和拥有其大陆商标的深圳唯冠(微博),在这一传奇商标的争夺上也已整整纠缠了两年。终于在昨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了这出大戏的结局——— 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就iPad商标案达成和解,苹果需向广东高院指定的账户汇入6000万美元。
    苹果和唯冠的爱恨纠缠,始于2006年,当时苹果正策划推出iPad,却发现iPad商标早已归唯冠所有,其中唯冠台北于2000年在全球各地注册了8个该商标,而唯冠深圳则在次年注册了中国大陆iPad商标的两种类别。2009年,唯冠台北以3.5万英镑低价转让了包括大陆商标在内的iPad全球商标权,其后再以10万英镑的价格转到苹果手中。
    苹果以为已高枕无忧,2010年4月推出标有iPad商标的平板电脑在美国上市,这款介于iPhone和手提电脑之间的产品瞬间攻占了市场。同年9月,iPad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国人强大的购买力在iPad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唯冠深圳却拒绝交出iPad大陆商标,苹果惟有于2011年4月将唯冠深圳告上法庭,深圳中院三次开庭审理后于同年12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苹果及IP公司的诉讼请求。
    此案并非常见的商标抢注,唯冠深圳早在2001年注册商标并推出以其命名的平板电脑,只是并未成功,苹果策划iPad已是5年之后的2006年。只是苹果要求唯冠履行合约时,唯冠深圳早已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模样,2008年金融危机后,其创始人杨荣山个人和名下多家公司均陷入破产困境。不知是“早有预谋”或是意外发现,合同中有个细节漏洞——— 签约的是唯冠台北,盖的也是唯冠台北的公章,而大陆的iPad商标是唯冠深圳注册的。于是,唯冠深圳提出,其对大陆iPad商标的转让并不知情,而唯冠台北无权处置其注册的商标,所以即使合同上列明包括了大陆iPad商标亦属无效。
    这个时候,迅速蹿红的iPad商标是唯冠手中唯一值钱的资产,事关生死,即使苹果步步紧逼亦绝不肯随便放弃。唯冠的这一做法被普遍质疑为“耍流氓”,即明知转让的存在却捡着漏洞敲一笔,大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气势。特别是苹果在2月29日的二审中,提交了证据证明iPad商标转让合同当时的签署者麦世宏是唯冠深圳的员工,并出示了唯冠深圳的代表与签约公司之间的电子邮件。虽然唯冠的律师以麦世宏当时为唯冠台北的法务代表,且电子邮件不具约束力作反驳,法律上或无问题,但这两份证据却在舆论中坐实了唯冠“耍流氓”的形象。
    二审并未当庭宣判,而当时唯冠深圳的一系列反击措施已迫使苹果的iPad在部分地区下架。而且由于商标案悬而未决,其3月发布的NewiPad在中国大陆上市也受阻。即便New iPad销售量并不惊人,而苹果亦否认受商标案影响,但数据已明确显示了中国大陆市场对苹果何其重要:根据2012年3月披露的财报显示,苹果iPad及相关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销售量同比增长五倍,来自大中华区的营收达到79亿美元。苹果再也等不起了,甩出6000万美元进行和解,扫清商标这一iPad中国大陆市场的最大障碍。
    这个结果似乎是“双赢”的。对于苹果来讲,这只是众多商标纠纷中付出学费比较高的一次而已;破6000万的财挡掉失去数十亿收益的风险,对今年2月以4647.82亿美元的市值超越谷歌(微博)和微软(微博)市值总和的苹果来讲并不算什么。而在唯冠方面,既没有研发也不用卖产品,仅通过一个多年前注册的商标就白得了6000万美元,似乎是一笔白得的意外之财;虽然没达到其一直宣称的4亿美元底线(这恰好为其负债总额),但对其身后的债权人8大银行而言,有6000万美元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但是对于唯冠而言,结果是必输的。莫说如今获得的6000万美元完全不足以还债,即使获得了足以还债的4亿美元,也拯救不了唯冠。唯冠公司成立于1989年,是全球四大显示器生产商之一,其产品在超过50个国家上市,却在2010年因资金问题停牌。虽然唯冠的窘境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无关系,但根子仍在产品上,唯冠的产品主要有液晶(LCD)显示器和显像管(CRT)显示器、及平面数码液晶电视机与等离子(PDP)电视机等,这些产品作为信息传播的载体正在网络时代被逐渐取代,即使唯冠曾经发布的iPad也只是作为纯粹的载体方式呈现。而其官司的对手苹果推出的iPad却不仅是一个载体,其背后的AppStore平台提供的是另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在苹果以不断创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并真正地改变了世界之时,唯冠却逐渐沦落至依靠卖商标还债。唯冠的结局令人唏嘘,却同时也为正挣扎在转型线上的企业敲响了警钟——— 创新是企业的灵魂,如果没有了灵魂,再大的巨人也会倒下。